明月长生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东方文学dfwenxu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光阴如箭,一弯弦月重新挂上天幕,亮晶晶,好似一把漂亮的小弓。

又到了难熬的夜间。

吃过饭的两个人,玉京还舍不得离开新竹枕,自躺着。

和尚收拾刷洗完,归置好极少的器物,站起。

火光将本就长身玉立的身影,拉得更加颀长。

玉京见状,一翻身自竹枕上坐起,问:“大师,你要走?”

和尚淡淡道:“贫僧将这剩余竹片,放回惯宿的山洞去,以免弄得你这也满室狼藉。”

他果然弯腰,将归拢束在一起的竹片,拿在手中。

玉京忙问:“你还回来吗?”

和尚沉默片刻,才说:“我明早再来看你。”

这下,不用说明,两人都知道昨夜卧在干草上,谁都没睡。

玉京张嘴,想要说句什么,却又张口结舌。

和尚只是嘱咐:“天色已晚,你不要出山洞,等会贫僧出去,给你搬块石头挡着洞口,明天一早,再来给你搬开。”

玉京想起昨天和尚的问话,十分敏锐,马上问:“大师,发现了歹人?”

和尚点点头,又摇摇头,想了想才道:“只是看见痕迹,来人身上有功夫,而且一直藏在暗处,恐怕居心叵测。”

玉京欲言又止,和尚安抚她道:“贫僧也懂得一些奇门遁甲之术,定将洞口掩饰得让人找不到,公主无须忧心。”

眼看和尚转身就要走。

她咬着唇,下定决心:“阿京昨夜蛇毒又发作了,这毒来得古怪,似是白天还好,夜里就厉害了。我……我……”

虽然,彼此心照不宣,昨天夜里发生了啥,和尚却也想不到,玉京这样心直,竟直接说了出来。

他的双眉微皱,正要说话。

玉京又道:“阿京一个儿,被石头关在山洞中,就怕半夜抓得自己溃烂而死也没人知道。”

她的声音更低,如同幽幽叹息:“只求大师不嫌尸首无状,明早为阿京收了尸,烧成灰,将我带回给我阿爹阿……”

她还没说完,和尚马上接口道:“好了,好了,我明日白天再回自己山洞”。

真真是个魔星,他明知道她在危言耸听。

却一想到她话里描述的情形,心头就发紧。

他就遂了她心意,留了下来。

守着她,及时缓解救治,他也比较放心。

看和尚目光淡淡看她,玉京赶紧道:“阿京发誓,绝对不再像昨夜……”

她话还没说完,和尚一声干咳,道:“好了。不早了,各自安寝吧。”

这妖精,怎么什么都敢说!

歇了火,暗色洒满山洞。

和尚也重新躺回刚铺平干草的西侧。

他昨夜几乎没合眼,本应该困倦非常。

却又生怕听见点什么动静,合着眼神志依然清明。

好在,只有东侧微微的呼吸声,渐渐平缓。

洞顶的滴水声,分外明晰。

和尚轻舒一口气,鸦羽轻覆眼帘,坠入沉沉梦乡。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