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文学【dfwenxue.com】第一时间更新《天灾最强玩家从搜刮开始》最新章节。

遇到这么个晦气玩意,荀年怒吹头发。

嗡嗡嗡——

刚吹完头发,灯又灭了。

又一次大停电。

楼下传来整齐划一的抱怨声,继而是破口大骂和崩溃摔打的声响。

无数人希望这次来电的时间能够持续得更长一些,甚至妄想过再也不停电。

光明象征着希望,现在孱弱的希望又一次破碎,足够让人发狂。

荀年拉开窗帘往外看,水已经淹没了二楼,汹涌浑浊的水在往日的街道上肆意奔流,到处都是被冲得横七竖八的车。楼下的人不断往上跑,直升机的声音在瓢泼的雨幕中若隐若现。

正想关窗,听到隔壁人说话的声音。

一个年轻女人在不停地哭,调不成调。更年长的女声安慰她:“宝贝,别担心,一切会好的,会有人来救咱们的。”

年轻女人带着哭腔提高声音反驳道:“这么多天了,要是有救援早就把咱们转移了!就算不转移政府的人也会来发放物资。可到现在什么都没有!收音机里的王八蛋还在哄骗咱们让咱们原地等待,等什么,等死吗?!妈,被转移走的只有有钱人,咱们早就被放弃了!”

年长的女人没有反驳,难过地叹了一声,说:“我再想想办法。”

随后把窗合上了。

荀年也将窗合上。

外面现在一团乱,各有各的盘算。

门窗都关好,荀年打算快速吃个早饭出门干活去。

大早上的她饿得想吃米饭。从空间里盛了一大碗热腾腾香喷喷的白米饭出来,铺上一大份青椒炒猪肉。猪肉是不肥不柴吃起来格外爽嫩的梅花肉,咸辣口味非常下饭,吃得她大冷天浑身暖融融的。

吃完饭又切了两个橙子,喝了一瓶可乐,大概有七分饱,精神抖擞。

戴上口罩,轻声拉开改造过的不锈钢插销,出门前观察走廊,确定走廊上没人,她悄无声息地从消防通道下楼。

快速走到2楼的消防通道窗户,顺着窗出去,驾驶更好稳妥的电动皮划艇向不远处的停车场去。

这个停车场就是荀年之前停车的地方,7层高的楼地下还有3层,全都用来停车。

地下3层和地上的两层全部被淹,不过还有4层幸存。

因为水灾,这地面停车场被塞得满满当当,严重超载的情况下又建在街角,三条路交汇的地方,此刻已经被洪水冲得肉眼可见歪斜,随时都有坍塌的可能。

荀年开着皮划艇绕到最容易攀爬的一角,轻轻松松跃上去,爬入停车场里,从3楼开始一层层往上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升邪》《一剑倾城》《拔魔》《重回年代:从国营饭店开始》《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