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紫色的柜面上写着上联:曾经沧海难为水。

章汐沅看着那枚小巧的红色喜字,下意识咬着嘴唇上的死皮:“这不是元稹思念亡妻的悼亡诗吗?和《牡丹亭》也没什么关系啊,会不会是我们找错了?”

“楼上看过了,没有贴喜字的柜子,也没有关于《牡丹亭》的诗句。”此时路宸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就这么一会儿工夫,路宸居然把楼上所有柜子都检查了一遍,这能力都不是惊人了,简直就是惊悚。

江啸的声音也从柜子背后传来“一层也看完了,只有这一间是带喜字的,大概就是它没错了。”

众人:好好好,两个能力超凡的奇男子。

看着眼前的柜子,章汐沅的脸上闪过一丝窘迫:“那个……忘记带笔出来了。”说完,还攥住了自己的发尾,防止它惨遭毒手。

江啸见状轻笑一声,从袖子里掏出昨天刷浆糊的那只毛笔,已经清洗干净了,笔端也捋顺了阴干:“这呢。”

“论细心还得是江哥。”随即章汐沅又看向了路宸,向他伸过手去。

“干嘛?”

“墨水。”

“我没有。”

“少废话,拿来。”

“好吧。”

二人并没有对峙很久,路宸投降般从怀中掏出章汐沅之前装糖的小瓶子,里面是上次剩下的花汁,糖已经被路宸吃光了。

章汐沅将瓶子递给了江啸,江啸提笔在柜门的左侧用簪花小楷写下了“除却巫山不是云”七个字。

“我不是很理解这个柳老爷,大喜的日子写这么首悲伤的诗。”

梁皓天点头表示赞同:“是不太吉利哈。”

“也许……是为了表示情比金坚的决心吧……”

柳笑笑小声补充着,她记得上学时老师讲这首诗的时候,她还带入神伤了一阵。

最后一笔收尾,柜子自动打开了,里面是一套叠的整整齐齐的喜服。

“这花纹有点眼熟……”梁皓天抓着裙摆的一角,那里绣着半朵牡丹。

“你在说这个?”路宸站在他背后,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那只绣花鞋,梁皓天吓得直接向前跳出一步。

“我去,你什么癖好?这也能随身携带!我忘了跟你们说这东西邪门的很,大半夜出现在厨房。”

路宸将鞋头的半朵花纹和裙摆上的进行对比,发现刚好能拼合到一起,看来这鞋是其中一只喜鞋没错了,只是不知道为何是旧的。路宸又将那只鞋收进了袖子中。

“走吧,都快中午了。”

就在江啸双手托着那套大红嫁衣出门的瞬间,那衣服在众目睽睽之下凭空消失了。

“怎么回事?变戏法呢?”梁皓天将江啸身上搜了个底朝天,也没搜到喜服的踪影。

章汐沅被气笑了,扶着额头:“一定是我们打开的方式不对,再来一遍。”

回去重新打开柜子,果然,那身衣服又完整出现在里面,几人又按照刚刚的方式出了门,那身衣服再次自动回到了柜子里。

“还真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梁皓天嘴里嘟嘟囔囔,再次回到那面柜子前,打开了门。

路宸碰了碰他的肩膀,轻声说:“诶,来人了,看看她们怎么做的。”

门口进来了两个女子,约莫三十岁出头,应该是哪家府上的夫人,穿着不凡。从一辆豪华的马车上下来之后,两人便有说有笑地走了进来。几人隔着一排柜子的距离,看着她们走到了另外一半区域,在一面柜子前站定。和他们开门的方式略有不同,她们二人只是用手指在木门上面画了个图案,柜子门便打开了,随即她们取出衣服向楼上走去。

“这莫非就是密码解锁和手势解锁的区别?”梁皓天暗暗赞叹。

“你不是说楼上也是这样的柜子吗?她们还上楼干嘛?”章汐沅转身看着身后的路宸。

“唔……还有几个隔间,当时没反应过来是做什么用的。”现在看来是试衣间。

没一会儿两违妙龄少女从楼上翩然而至,从她们的五官和妆发可以猜测到她们便是之前上楼的那两个女子,但无论是从体态还是容颜来看,虽然隔着一段距离,都是肉眼可见的比进来时年轻许多,步伐都透着轻盈。只见她们仍旧有说有笑地走了出去,上了马车,驶向长街尽头。

“事出反常必有妖……不过看样子这里的衣服簇拥穿着出去才行。”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水浒之宋末霸主》《末世之黑暗召唤师》《九转修罗诀》《大菩提》《赘婿神皇

东方文学【dfwenxue.com】第一时间更新《欢迎乘坐M99次列车》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