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一盏茶时间过去。

纪折辰将受伤的千鸢送回到房间,坚持要为其把脉。

千鸢盖着薄被躺在床上,眸中无波无澜。

“宋祈明如此的重视你给他的试炼,想必师父知道原因是什么。”

“我答应过他,会许他一个心愿,他应是觉得我会反悔,才气急对你动手。”她的指尖搭在千鸢手腕上,表情不太明朗。

“看样子,他是已想好要向师父你讨要何物了。”千鸢偏头看着她。

“他想要的是什么,我大概猜到了。”她动作温柔的将千鸢的手放回薄被里,为其掖好了被子,目光中带了几分心疼,“你险些心脉受损,这几日要好好修养才行,至于顾违那件事,我会看着办的,你要按时服药睡觉,避开那三个人,遇事就跑来找我,不要同他们任何一个人交手。”

“师父你明知我最讨厌逃跑了,我若跑了,所有的事情岂不是都要师父你来承担。”千鸢拖着虚弱的身子想要起身,又被她按回到床上。

“我会按时吃药好好休息,师父你能不能……让我帮你。”千鸢平躺在床上,语气弱了下去,“我受伤,总好过让你受伤。”

“要做到你和我都不受伤才行,你就不能往好的方面想。”纪折辰无奈的笑了下,柔声落音,“放心,还有任苒可以帮我,你不要担心。”

午时,任苒的房间内。

任苒甩出身后两米的长刀,一瞬拔高了声音。

“折辰,让我去收拾那个姓宋的小子,等我把他揍服了,我看他还敢不敢如此狂妄。”

看着身前那把明晃晃的大刀,纪折辰一时语塞:“……”

我要的不是这种帮忙。

“你先坐下。”纪折辰好声好气劝任苒收了刀,“我今日来,主要是为了顾违的事情。”

任苒翻了个白眼:“他又怎么了。”

纪折辰苦笑了下,在心中感慨道:问得好。

她轻叹了口气,道:“眼下千鸢受了伤,已无法再为顾违输送灵力,可又不能放着他不管,所以我决定……”

没等她说完,任苒高高兴兴的打断她的话。

“好,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纪折辰:“啊?”

我还没说完你就明白了?

“不就是为那姓顾的输送灵力吗,我也可以。”任苒握住她的手,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你就放心将此事交给我,等过了今晚,我定会将一个健康的他完完整整的交到你手上。”

感觉这话听起来哪里不太对啊。

她回握住任苒的双手,认真的同任苒解释:“任苒,你误会了,我今日来是想同你商量,让我亲自来为顾违融合体内的两种灵力。”

任苒忽然间将手抽出来,一脸冷漠的看着她:“你疯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