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恋人是排球》转载请注明来源:东方文学dfwenxue.com

秋庭跃没有问为什么。

他只是在纸上唰唰写下一行字,再揉捏成团,轻巧地投给了一之濑。

“谁让你干这些事的?”

一之濑展开纸看到这行字,久久没有回复。

很快,下课铃声响起。这节国语课是今天的最后一堂课,同学们在下课后就迫不及待地收拾书包,或要去参加社团,或直接回家,只不过临走前,有不少人用隐晦地目光打量着秋庭跃。

秋庭跃察觉到,除了他,不少视线亦落在了一之濑的身上。

很快班级里空了出来,只剩下还不打算走的秋庭跃,以及僵坐在原位上的一之濑。

秋庭跃问:“你的蜡笔,后来怎么样了?”

一之濑低声回答:“扔了,已经完全不能用了。”

“那真是可惜了。”秋庭跃语气淡淡地,“为什么不拒绝?”

这句话却像滚水投进了热油。闻言,一之濑抬头看向秋庭跃,眼中有情绪剧烈波动,然后又很快低了下去。她像是对抬头有一种天然的恐惧一般。

在看到国语课堂上那张纸条过后,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一之濑也是受害者。

她或许更早就遭到了霸凌。那些霸凌者逼迫一之濑用她心爱的画笔在他的桌上留下痕迹,就像是看瓦罐中的两只蛐蛐相斗,自己却撇清了关系。

假如当时他被愤怒冲昏头脑,要找一之濑算账,那可真是正中他们下怀了。

秋庭跃想了想:“今天中午放在我书桌里的纸条,也是他们让你写的吧?”

一之濑点点头,声音细若蚊呐:“用的左手。”

怪不得写得歪七扭八丝毫看不出原本的字迹,大概是不想再让他发现,害怕他再次误会。

想到这,秋庭跃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那天对不起,误会你了。”

一之濑摇摇头。

哪怕蜡笔涂满了整张桌面,哪怕直面那些漆黑的恶意,那天秋庭跃全程也都很克制,事后也没有刁难她,甚至称得上礼貌,唯一稍微过分的就是那一句“蜡笔是用来画画的。做这种拙劣的事,不觉得可惜吗?”

但恰恰是这一句说在了一之濑的心头。

一之濑明白秋庭跃真正想骂的并不是她。

所以今天她才会鼓起勇气,想要阻止秋庭跃如她一样陷入深渊。

“你人还挺好的。”秋庭跃挠挠脸,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霸凌你的和招惹我的,是同一批人吗?”

一之濑点头,然后低声:“你别去,我听到了,他们有很多人,想要打你。”所以特意挑在了没人有去的地方,还是校外。

不过,是同一批渣滓,事情就好办了。

而之前的疑惑也得到了解答:这群霸凌者并不是一上来就头铁想着要霸凌他这个硬茬,而是霸凌过一之濑后胃口逐渐变大,不会反抗的好拿捏的受害者已经满足不了他们的霸凌欲望了。

真是一群混账。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