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持弩箭的黑衣人在暗夜中疾行,他闯入吕府一处偏僻的小院。一衣衫质朴的少年已然摆好茶具等人入座。

黑衣人轻功极好,跃至瓦间未有丝毫声响。少年却能在他刚行至时,转身行礼道:“师父,辛苦了。”

黑衣人冰冷的眼中透露出一丝不满,嘶哑的声音响起,道:“你可知此行败露,主人会不满。”

少年闻言,露出无害的笑容,道:“怎会呢,这件事不论如何发展,结果都是武家与吕家两败俱伤。是对主人最有力的局面。至于过程的细枝末节都是无关紧要的。”

飞身而下的黑衣人坐在石桌前,捧起一杯茶道:“可现在的局势,要倒向武家了。”

“哦?”少年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那可未必。此次,我也该送主人一份惊喜才是。”

次日,崇政殿内,文武百官就昨日发生之事各抒己见。

刑部尚书出列,道:“启禀陛下,侯府二公子放债杀人一案,昨日有了新的进展。武侯府大公子武鹤洲,昨夜带着本案的苦主缚潜来到刑部。”

“据武鹤洲所言,他去李村了解放债一事时,恰巧遇到缚潜正被刺客追杀,他出手将其救下。目前缚潜因重伤仍未苏醒,武鹤洲坚称缚潜背后定有人指使,被人利用后才遭灭口。”

“京兆尹与刑部侍郎昨夜奔赴李村,发现李村附近的密林中确有刺客尸体,已经带回酆都。但刺客身份目前还无法确认。”

天盛帝闻言,道:“此事错综复杂,且似乎另有隐情,那便公开三司会审吧。朕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在弄虚作假。”

跪于在凤仪宫内的兰曦,有些忐忑地看了看王后的神色。而后看向同样跪在一旁宣言澈,露出可怜兮兮的神色。

宣言澈见妹妹如此,当即出声道:“母后,您先让曦儿起身吧。她身子弱,经不起跪。”

见兄长完全没有理解她的意思,兰曦有些无奈地闭上了眼。她其实是想让王兄向母后求情,解了她的禁足。

世子殿下说她该学些防身的技艺,武侯府有一女子可收为己用,但未曾告诉她姓甚名谁。她总得找个由头去一趟侯府才是。”

王后闻言,赶忙擦了眼泪看向兰曦。见她闭眼跪着,还以为真以为是身体不适,忙道:“挽怀,快将曦儿扶起来。”

起身走走下来的王后,亲察看兰曦后,又道:“去宣御医来瞧瞧,不然本宫放心不下。”

兰曦觉得有些羞愧,道:“母后,儿臣无事。”跪这么会儿,对已经在世子府历练了五年的兰曦来说,根本不痛不痒。

但她似是想起什么,眼珠转了转道:“母后,儿臣也觉得这身子有些孱弱。不如您准许儿臣去外祖家学武吧。如此可强生健体。且儿臣仰慕母后作为闺阁女子时的风采,恣意洒脱亦是儿臣心之所向呀。”说完,兰曦再次看向她的好兄长。

宣言澈此时完美接收到妹妹的渴求,接过话道:“母后,曦儿此提议甚好。儿臣以后再带曦儿出宫,必定做好万全的防护,绝不会像昨日那般鲁莽行事。但话说回来,若曦儿自身能有一自保之技,今后她再外出时,母后亦能放心许多啊。”

挽怀姑姑适时出声,笑道:“王后自当收起担忧,儿孙自有儿孙福。太子殿下与公主殿下,在微臣看来,对您已是体贴入微,孝顺至极。且在此年岁行事稳妥,面面俱到。您这一双儿女,是旁人求不来的福气。在这宫内宫外,不知得羡煞多少人。”

这番话说到王后心坎儿上,令她溢出感慨的泪光,却又露出最为欢畅得笑容。兰曦见状,上前抱住王后,抚慰地轻拍着她的后背。

在旁的宣言澈亦露出动容之色。他知道曦儿的失踪,是母后最大的伤痛。如今他们一家人日日都能享受到的团聚,以前只能在梦中见到。

武侯府练武场,府内所有会些武艺的女子都聚集在此。兰曦一时犯了难。

武侯爷今日甚是开怀,外孙与外孙女回来了。且炎朗的案子也有了转机,老爷子心情好的不行。他朗声笑道:“好啊,曦儿不愧有我武家血脉,竟能主动想到要来学武。想学什么,外祖父可亲自教导你。”

兰曦一心只想找出能被司玄奕赞一句尚可的女侍卫,面对外祖父的盛情觉得有些心虚。

顾左右而言他,道:“外祖父,曦儿不能日日都来侯府,所以想找一个武艺精湛的女师傅,好将她带回王宫。这样便有一位能日日伴在身边,且不间断地教导曦儿习武的人,如此方能有所成。”

“嗯”,武侯点了点,道:“不错,曦儿想的甚是周全。那今日,外祖父必定给你挑个好师傅。”

兰曦闻言,眼中顿时亮了起来。外祖父挑的人定然错不了。

武侯往练武场上一站,扎起袍角,背手道:“来吧,凡是会些武艺的女娃娃一个个上来。老夫亲自试试你们的底子。”

正喝下一口水的兰曦瞬间被呛到。宣言澈忙给妹妹拍背。

久病初愈的世子妃和武老夫人,听闻此事赶了来。

见状,武老夫人忍不住骂道:“你个老东西,你那把岁数,三个小女娃加起来都不及你,也好意思与小辈动手。“说完,老夫人又叉腰道:“还杵在上面作甚,等着老婆子我把你揪下来不成。”

武老夫人年轻时便是个火爆脾气。而武侯又是个粗糙惯了的人。所以他们教养出的一双儿女,皆是好武且自由洒脱的性子。

如今谁还会回想,端庄典雅的王后——武沁岚,尚在闺阁时亦是个桀骜不驯的野丫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普罗之主》《节目组失联,荒岛直播逆转人设》《山海际会》《我导演了玄武门事变》《卷王的九零年代

东方文学【dfwenxue.com】第一时间更新《兰因絮果》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